飯糰遺事

飯糰遺事

超級靈氣 小說

散文

從小,我就是一個對食事低能又欠缺學習力的人——無論是吃食或是備食皆然。

十六歲那年家政課學卷花壽司。海苔裹着醋飯,醋飯裹着小黃瓜、紅蘿蔔絲、蛋皮、香鬆,綠紅黃棕壁壘分明各據一方,緊密黏合住進圓形白土之中,黑色薄薄一層拘束米飯不外散,一指厚度正是小孩一口量,易食飽足又不會弄髒衣物;因其方便性,直到國小畢業前,這都是母親爲我準備的校外教學餐盒。中學前的校外旅遊日,母親總會在當日四點起身拌醋飯、煎蛋皮、刨蘿蔔絲;小黃瓜偶爾換成醃漬的瓠瓜,香鬆偶爾換成醃漬的嫩姜,黑白鑲嵌四色,一圈一圈斜斜躺在飯盒裡。這是校外教學才得享的特製餐點,總會分外珍惜享用。

造化之门

上了中學,外出帶餐盒總嫌礙手不便,旅行餐點換成各種香軟肥潤的臺式麪包。麪粉團裡充斥大小不一的空洞,內餡與麪糰壁壘分明,吞下肚腹一如吃完後被拋棄的塑膠袋,萬分虛無飄渺,無法撐持成長中的胃口。鬧了幾次氣後,母親讓我帶上臺式飯糰,臺式飯糰多於清晨當早餐販售,一早買的飯糰到了中午水氣侵透內裡的油條、香鬆,一口咬下還得用力拉拉扯扯,常甩動得米粒四散,若非外有塑膠袋包裹,肯定吃得我一臉狼狽骯髒,一如青春期無邏輯的爆炸混亂。

电子支付也能投资0050、0056 元大投信首家跨足电支金融生态圈

那一堂家政課,十六歲的手卷着對童年的眷戀,一心復刻着過往的美味,豐富的內涵肥胖的白米,厚墩墩一卷心滿意足。「切壽司卷前刀要微抹水,切記下刀後不可前拉後鋸。」循着老師的教誨,一刀往下切去……切不下去?既然不能前拉後鋸只好用力按住刀背往下壓,還是切不下去。「同學,你把簾子都捲進去了怎麼切斷?回去要再練習一次。」那週末母親帶着我一路從拌醋飯到切飯擺盤,盤裡飯料若近若離的是我卷的,緊密如花磚的是母親卷的,母親搖搖頭:「這麼大手大腳不肯受拘束,以後怎麼養活自己?」

十八歲帶着跟手腳一樣大的傲氣離開母親,工作一直不順遂,生活在覓職就職去職、再覓職再就職再去職之間不斷循環,每日在幻想着中樂透中尋求小確幸。生活如陀螺般不停轉動,漫轉着逐日擴大的沮喪及羞愧,一圈又一圈在空曠午夜中不斷自問是否該低頭回家了?

雖然如此,沒捲過花壽司的我卻也沒餓死自己。近年超商如雨後春筍,帶動三角飯糰盛行。這種介乎壽司及飯糰的食物,白米飯穿着一層海苔外衣,外頭包着塑膠膜,膜上貼心標示着食用順序:從頂端的1拉下到標示2、3處左右兩分,即可除去塑膠外衣,完整呈現完美的海苔三角飯糰。然而,我沒有一次成功完美脫去其塑膠外衣,多的是把海苔黏在塑膠膜中或是撕破海苔使其衣衫不整,米粒四散橫屍滿手;久而久之我也習慣手上的三角飯糰總會有缺了一角的瑕疵狀態。

《金融股》台企银FinTech校园创意竞赛 187件作品参赛

再幾年,韓風大吹,原本訴求爲早餐的三角飯糰分量大增身形轉變,海苔飯捲成爲許多人午晚餐新選擇。這種介於便當及花捲壽司之間的食物,米飯和海苔中有一層塑膠膜分隔彼此,無論時間多久,飯的溼氣都不會干擾海苔的鬆脆;海苔外則另有一層塑膠袋包裹,方便徒手取拿。食用時只要將內層隔離用塑膠膜抽取出來,妝容完美的人即可不沾手亦不掉口紅地享用,連大手大腳的人也可以吃的豪邁又幹淨。

3星座男最常已读不回 天秤想到忘记 金牛不爱聊天

醫 聖

這一日我也買了一卷帶到面試公司附近的小公園旁食用。依着店家指示先抽出內裡隔離用塑膠膜,沒想到膠膜和飯粒竟然在短短的廿分鐘車程中就形成相親相愛的生命共同體,抽扯時飯粒沾黏着膠膜;十八相送不肯須臾分開的結果,就是拖拖拉拉扯出本不該相通卻已然糊爛成泥的海苔。

正當我耐着性子萬分狼狽抽拉撕扯時,一對西裝筆挺的男女往我這走近,塞來一張投資理財廣告傳單:「有興趣可以跟我們聯絡喔。」旋即轉身離去。留我面對隨着塑膠膜拔出在空氣中一起殉情的飯粒和蔫掉的海苔,如今我的午餐僅存一掌的破碎零亂及一張寫着「你不理財,財不理你」的傳單,腦海中響起母親那句:「這樣大手大腳不肯受拘束,怎麼養活自己?」是時候放下傲氣回家涎臉請求老母爲我再捲上一卷花壽司了吧?

端午连假凌晨就塞爆!国道「整条发亮 」网哀号